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院建设 > 札记心得

小 案 故 事

发布日期:2017-01-10 浏览次数:952 [上一篇][下一篇]

——行进法律街头 感受酸甜苦辣

小吴与小张(女)原系夫妻。因为一方曾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出轨,小两口闹僵最终于2013年协议离婚。协议中约定,6岁的婚生女晨晨由小张抚养,小吴有工作收入时每月给付抚养费1800元,如果没有工作,每月给付抚养费900元。一开始,小吴尚能按协议约定给付抚养费。从2014年开始,小吴没有与小张协商,擅自每月只按600元给付抚养费。小吴单方违约,小张当然不满,双方交涉未果,小张于2016年10月代婚生女晨晨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1. 小吴补足2014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的抚养费28800元;2.判决小吴按照离婚协议的约定,自2017年1月 1日按每月1800元标准支付婚生女抚养费至其十八周岁;3.案件诉讼费用由小吴承担。

我接手这起抚养费纠纷案件后,便通知小吴应诉。收到诉状后,小吴表示自己虽然一直在上海工作,但工作尚不稳定,且自己已重新组建了家庭,生活开支较大,愿意在自己的经济承受能力范围内给付抚养费。

双方虽各执一词,但小吴也没有明确拒绝适当增加抚养费,案件处理尚有调解空间。综合考虑双方的生活现状,我提出庭前调解方案:小吴按每月1100元标准给付抚养费。谁知双方均表示不能接受,并要求法庭择期开庭。

落花有意   流水无心

开庭那天,双方当事人及其亲属均来到法庭,小张还委托了诉讼代理人参加诉讼。庭审中,小吴声称自己在不情愿的情况下与小张签订了离婚协议,当时自己无奈之下同意承担抚养费1800元,现工资收入低,再婚后又生育了孩子,只愿按每月600元支付抚养费。小张表示不能接受小吴的意见,要求小吴按离婚协议约定的金额给付抚养费,法庭调解无果。

考虑到抚养费案件涉及亲情的特殊性,开庭结束后,我分别对双方当事人进行了庭后调解。经过努力,小张勉强同意小吴每月按1000元支付抚养费。带着一丝希望,我接着返身做小吴的工作。小吴方亲属看到我过来,笑脸相迎与我招呼。当我说出按1000元支付抚养费的调解意见时,人群立即沸腾了。

小吴的哥哥说:“不同意每月给付1000元抚养费,我弟弟收入低,增加抚养费会造成我弟媳与弟弟吵闹,导致离婚怎么办?”——绵里藏针。

小吴的嫂子说:“我见过离婚的多,我家亲戚经法院处理离婚的,每月只给300元抚养费呢。小张好赌成性,法官能保证小张不用抚养费赌博吗?你们法官不能站偏了,处理不公我们上访!”——咄咄逼人。

小吴的母亲说:“协议离婚我儿子吃了亏,这协议就是废纸” —— 一厢情愿……

仿佛我捅了马蜂窝——刚才还风和日丽,转瞬已黑云压城,真是“爱恨只在一瞬间”!小吴方亲属纷纷争着表态,你一言我一语,哪甘平息,众人群情激愤,争先恐后地表达对案件的 “关心”,唯恐法官为对方代言!我只好耐心劝解,众人方肯悻悻离去。眼看案件分歧较大,暂时无法调解,也只能另作打算了。

精诚所致  金石未开

庭审之后,我决定再作一次调解努力。我觉得案件调解重点应该放在小吴一方。确定了突破口,我决定先查询小吴的银行帐户,经到银行查询,果然“钓到大鱼”,小吴银行存款有七万余元,于是立即冻结并通知了小吴。小吴态度有所软化。为达到案件处理良好的社会效果,我对小吴开展了思想工作,同时决定采取迂回战术,与小吴所在村负责人联系,请求他们协助做小吴方思想工作,村支书李书记爽快地答应了。几天后,李书记回话,小吴答应每月按1000元抚养费支付。我通过电话与小张联系,又联系小吴到庭签订调解协议,岂料小吴矢口否认同意按每月1000元支付抚养费,更不同意签订调解协议。并扬言,宁肯上诉到中院,也不愿意接受调解!看来苦口婆心的规劝也是无济于事,只好一判了之了。手指敲击着键盘,大脑思量着裁决。制作案件判决书时,耳旁隐约响起小吴母亲说的那句幽怨的话——老人的话让我难以释怀,思绪不能平静。小吴毕竟是一个普通打工者,上有老、下有小,何况收入也不稳定啊。于是我又联系了小张,做起她的工作来。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小张终于表示理解,同意小吴按每月1000元支付抚养费,并写下了书面承诺。我如释重负,按每月1000元判决小吴支付抚养费。判决书很快送达给小张和小吴。小吴收到我邮寄的判决书后,电话告诉我不服一审判决,表示要求上诉!小吴真是让人无可奈何啊!

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不久,小吴来到法庭,当面向我递交了上诉状。凭心而论,庭前庭后,我批评小吴违约,也同情小吴处境,为案件妥善解决,做了许多努力,可谓是熬费苦心,可惜小吴不能理解。原来我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哟。面对小吴不满的表情,看完那份同样不满的上诉状,我整理了一下思绪,决定再做一番尝试。“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我愿意继续做那一头热的挑子。

我向小吴讲了我曾经处理的一起离婚案件。两口子离婚后,青春期的孩子备受单亲的伤害,最后导致孩子性格扭曲、逃学厌学,父母追悔莫及。夫妻离婚对无辜的孩子本是严重的伤害,为孩子抚养费打官司甚至上诉,难道不是对孩子的又一次严重伤害吗?想想我们是怎样做父母的,想想我们将来如何面对逐渐长大的孩子……再者,离婚协议对抚养费的约定合法有效,上诉是当事人的权利,但也不能以此拖延时间和激化矛盾。

一番亲情牌,唤醒沉睡爱。小吴终于羞愧地表示,放弃上诉,愿意听从法官调解,并同意按年度以每月1000元支付晨晨抚养费至其十八周岁。我趁热打铁,马上联系小张来到法庭,双方对离婚协议中关于子女抚养费的金额和支付时间进行了重新约定,并郑重签订了书面协议,该协议一式三份,双方当事人各执一份,人民法院抚养费纠纷案存档备查一份。扣除已付抚养费,小吴于协议签订后五日补足了2014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的尚欠抚养费9600元。

至此,一起简单的抚养费案件,虽几经曲折,终息诉服判,事后思虑,不禁欣慰。清代杨昌题浙江某官署联云: 看阶前草绿苔青,无非生意;听墙外鸦啼鹊噪,恐有冤魂。透过案件,法官可以感受人间四季的变换,可以传递法治的正义与温情。我想,司法工作的意义,不正是体现在一个个平凡的案件之中吗?